f2就是这么嗨

   陆之谦痞气的低笑了两声:

   “真想知道我要干嘛?”

   郝萌下意识觉得情况不对,赶忙说:

   “不想不想,我不想知道了。”

   “迟了!”陆之谦在她耳边冷静的开口,下一秒,声音又变得低沉迷离而性感,“等我回去把你睡了”

   郝萌脸颊顿时燥热,羞得直跺脚。

   就连电话那头的陆之谦也可以猜出她现在的焦虑不安。

   笑了笑,继续说:

   “好了,我发誓我会很温柔的睡。”

   郝萌气得一口气咽不下,咬着唇,当下就骂了他一句:

   “混-蛋!”

   陆之谦不怒反笑,笑得异常荡漾:

   清纯美女火车轨道清纯写真

   “有多混?”

   郝萌咬唇,脸红心跳:

   “不知道!”

   “没关系,等我家萌萌亲自试过了就知道了。”

   他的声音低低的,软软的,像是一阵微风,在郝萌耳边刮过。

   郝萌完忘记了自己是如何挂下了她的电话,只清楚的记得自己挂下电话好久之后脸颊还依旧烫着。

   *

   第二日

   江美美,李秀兰,沈绿和王蓉蓉一起踏上了去看郝萌的道路。

   因为别墅的住址距离城市中心比较远,又是在山顶,王蓉蓉特意从家里开了一辆车载她们上山。

   王蓉蓉车技还行,驶过城市告诉,穿上山道,很快就到达了郝萌所住的别墅。

   郝萌知道她们四人要来,一早便让林凡准备好食物,准备好好招待好她的朋友们。

   江美美刚一下车,便看到了奢华如同皇宫的豪宅。

   她惊讶得嘴巴半天合拢不上,以为自己是在做梦。

   若不是看到郝萌朝她走来,她真以为这一切都是梦境。

   原来有钱人的豪宅竟然如同宫殿般美丽。

   即便是王蓉蓉看惯了大场面的,也不由在心中暗暗赞叹这栋别墅的别出心裁。

   沈绿也不由地看呆了,这是特意装饰过的欧式风格豪宅。

   屋子的顶端尖尖的,部外表面由白粉两色搭配。

   很显然,这是为某个有洛丽塔幻想症的女孩所量身设计。

   房子的前面是一片小小的树林,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一棵高大挺立的梧桐树。

   沈绿记得,郝萌曾经说过她最喜欢的树便是梧桐。

   梧桐树下,白色的秋千随风摇曳,倒也与这奢华的一切显得和谐。

   沈绿下意识的抬眼,颇有深意的看了郝萌一眼。

   看来……郝萌以后是要过上好日子了。

   沈绿打心眼里为郝萌感到高兴。

   自己过得不幸福罢了,看着别人幸福,仿似可以弥补心里的某种缺失。

   郝萌看不出沈绿的心思,事实上,同宿舍的人都看不穿沈绿的心思。

   虽然沈绿像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样,与同龄人一起嬉闹游戏,但是她眼底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忧伤,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。

   郝萌看到四人都站在屋外的空地里,吹着冷风,赶紧热情的招呼四个同学进去屋子里面。

   江美美走进客厅,又一次发出啧啧啧的惊叹声。

   王蓉蓉走在她身后,低声的嘲笑她:“真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东西。”

   沈绿听到了,眼眸一黯,抿了抿唇,不再多说一句话。

   客厅的装修极尽奢靡,法式的落地玻璃窗,部垂着华贵的天鹅绒窗帘,用粉白色流苏一一束起。

   这里的每一角落都看得出是被精心装饰过的,就连通往楼上的扶手镂花都镀上了一层金箔。

   如此的富丽堂皇又别具匠心,简直让大家都开了眼界。

   王蓉蓉是个识货的,她一看便知,这栋豪宅极尽奢靡的装修价格绝对不菲。

   陆之谦这几年到底是赚了多少钱啊。

   据她所知,陆之谦在国有多处私人豪宅,除了这一栋没有被狗仔队挖掘到之外。

   上次八卦周刊还挖掘到,陆之谦在南海岛上的一栋豪华私人住宅,荣登国富豪私人豪宅前五名。

   陆之谦本身就是干建筑出身,有私人豪宅倒也不过分。

   只是郝萌住的这一栋豪宅,外面看上去并无异样,里面看上去却是处处镀金。

   陆之谦为了郝萌,竟然修了一栋金屋,果然是大费苦心。

   王蓉蓉心中暗暗惊叹,脸上却丝毫不显露出一丁半点艳羡之情。

   这就是女人与女人之间无声的较量。

   四个女生在客厅坐了一会儿,江美美吵着要去楼上看郝萌的房间。

   郝萌只好又带着她们几个上了三楼自己的房间。

   郝萌刚一打开卧室的房门,江美美又被眼前梦幻的一切震慑到了。

   睁大了眼睛,她摇晃着郝萌的肩膀:

   “死萌萌,你丫的到底最近走了什么狗-屎-运!也分我一些吧!呜呜,我也想住这么公主的房间,让我睡一晚老娘这辈子就死而无憾了!”

   郝萌被她晃得脑袋晕乎乎的,沈绿见郝萌伤势还未完恢复,及时拉走了江美美这个人来疯,说:

   “你轻点,郝萌伤口还没有好。”

   江美美这才记起自己是来探病的,赶紧的关心了郝萌几句:

   “萌萌,你伤得这样严重,你那个竹马哥哥有没有好好疼你?”

   一旁的王蓉蓉有些疑惑了,问,“竹马哥哥?什么竹马哥哥?”

   江美美难得一次也有帮人解疑的时候,撇撇嘴,高深莫测的笑了笑:

   “哈哈,你们都不知道吧?萌萌已经和我坦白从宽了,她公司的大BOSS就是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竹马哥哥,所以说,大BOSS之所以郝萌这么好,都是有迹可循的,对吧?”

   郝萌小脸一红,想起陆之谦早上和她打电话时,又对她说那些坏坏的令人脸红心跳的话,她咬住唇,有些忿忿不平:

   “他哪有对我好?每天都欺负我……去出差了也不放过我……”

   江美美习惯性的拍拍她的脑袋,粗声粗气的开口:

   “打是情骂是爱!死萌萌,你丫别身在福中不知福!”

   王蓉蓉耳边只听到了郝萌的那一句“陆之谦最近出差了”。

   原本以为可以见到陆之谦的愉悦心情,顿时就黯淡了下来。

   她假装在房间里看东西,趁郝萌不注意的时候翻找着柜子,似乎想要翻出些什么东西来。

   待她随意的打开了郝萌床头的柜子时,她看到里面静静躺放着的几盒安--套。

   都是成年人,王蓉蓉倒也不是觉得看到安--套很是吃惊。

   只是为了引起大家注意,王蓉蓉故意轻轻“啊”了一声。

头像
About the Author

admin

View Posts →